了解世界 從這里開始 湖南法制網-湖南法制綜合網
主頁 > 社會與法 > 文章

孫祁祥:信息社會的金融科技與金融監管

2019-10-27 09:01 網絡整理

  7月24日,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孫祁祥在《中國保險報》“北大保險評論”專欄第658期上發表了題為《信息時代的金融科技與金融監管》的文章。以下為文章全文:

  上周,美國社交媒體公司臉書因違反了此前與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簽訂的用戶隱私同意令,被處以50億美元的罰款。

  這條消息其實算不上什么新聞,因為對臉書來說,類似罰款也并非第一次,所不同的只是,這次罰款被稱為“史上最大的一筆”。然而,由臉書事件所引申出來的信息社會背景下金融科技的發展與金融監管的問題則是非常值得討論的。

  人類社會在歷經了漫長的農業社會、工業社會以后,于20世紀后半葉逐漸步入信息社會。國家信息中心發布的《2017全球、中國信息社會發展報告》指出,全球126個樣本國家中的57個國家---主要都是發達國家,已經進入信息社會。中國的信息化社會雖然仍處于全球中下游水平,但近年來的增長速度明顯高于全球平均增速,到2020年,我國將整體進入信息社會的初級階段。

  在信息社會中,基于信息資源特性基礎上的信息經濟的運作原理和運行規律,導致我們生活的社會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尤其引人注目的是金融與科技的融合,即金融科技。國際金融穩定理事會指出:“金融科技指的是由技術帶來的金融創新。它能夠產生新的商業模式、應用、過程或產品,從而對金融市場、金融機構或金融服務的提供方式產生重大影響。”

  毫無疑問,金融科技在深刻改變著金融業態、重塑金融商業模式的同時,也產生了一些新的問題,例如新的壟斷形式、新的風險類型和新的風險傳播方式,呈現出與傳統工業社會的重要差異,由此對信息社會背景下的金融監管提出了新的挑戰。

  信息社會中的壟斷

  壟斷理論是現代經濟學中的一個重要范疇。壟斷遏制競爭,滋生腐敗,導致低效。在傳統工業社會,政府可以通過反壟斷法規遏制實體經濟的壟斷行為。而在信息社會,公司和數據的本質屬性改變了傳統競爭的定義,數據壟斷成為壟斷的新內容,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信息公司或互聯網公司對用戶具有明顯的鎖定效應。信息平臺已有的用戶優勢會吸引更多的潛在用戶加入進來,新用戶的增加又進一步對已有用戶產生鎖定效應,而用戶的集中也意味著數據的集中。

  第二,數字經濟具有明顯的網絡效應。由于產品價值是隨著購買這種產品的消費者的數量增加而增加的,這使得規模經濟效應和范圍經濟效應愈發明顯。消費者越多,公司就越擁有完善產品和服務的能力,從而吸引更多的用戶,產生更多的數據,如此循環往復。

  第三,數據收集平臺擁有多邊市場。互聯網平臺在為用戶提供免費產品服務的同時,收集用戶數據,并將數據運用到其他市場進行盈利,從而構成所謂的多邊市場。

  由此可見,由于信息資源的特性,擁有豐厚數據資源和較強數據分析能力的企業,往往占據更加有利的地位。“誰擁有數據,誰就擁有未來”已經成為業界的共識。然而,這里且不談“誰應當是數據的真正所有者”這一目前頗具爭議的問題,只是從市場競爭的角度來看,這樣一種“數據壟斷”是否會造成一種新的信息不對稱,由此產生一種新的市場失靈?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是否會濫用市場勢力,由此不僅遏制競爭,而且損害消費者的利益?

  傳統反壟斷法在控制合并的措施上,通常以企業的規模為依據,或者以價格作為消費者是否受損的主要衡量標準。然而,在信息時代,數據的功能延伸程度并不一定與企業的規模成正比,而且,市場的邊界也越來越模糊,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所提供的許多產品和服務不僅沒有出現所謂的“壟斷價格”,而且多是免費的,這就使得僅以壟斷價格作為判據的理由難以成立。

  從目前來看,金融科技的主體主要由三部分構成:一是以科技為主業,立足科技進軍金融行業的科技公司;二是依托傳統金融機構,進軍科技行業形成的金融科技公司;三是依托于上述兩類主體,通過技術外包等方式與上述主體開展業務合作所形成的中小型金融科技公司。在信息社會中,金融企業的形態變得越來越豐富和多元,傳統社會的反壟斷措施在當今的“數字經濟”時代恐難完全適用。因此,如何防止具有市場支配地位的企業濫用市場勢力,損害消費者的利益;如何保證各類企業的公平競爭,鼓勵創新、提升市場的活力和效率,無疑是金融監管者需要認真思考的問題。

  信息社會中消費者的隱私安全保護

法制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 湘ICP備06004949號 網站維護:湖南法制網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彩15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