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從這里開始 湖南法制網-湖南法制綜合網

法院: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

2019-04-02 12:19 未知
法院: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

  破解人案矛盾,要堅持調解在前,司法在后,從源頭上減少訴訟增量,著力構建起分層遞進、銜接配套的糾紛解決體系。
 
  近年來,在“堅持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改革的實踐中,廣東借助工會組織力量,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探索出了自己的路徑與經驗。
 
  為調解效率按下“快進鍵”
 
  3月15日,春光明媚。
 
  與以往不同,律師鄭殿國今天來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是以工會派駐法院專職調解律師的身份,過來調解一宗勞動爭議。
 
  調解很順利,不到一天時間,鄭殿國就為外來務工人員譚某向前“東家”要回了欠薪3.6萬元。
 
  “以調解解決勞動糾紛,速度快、效率高,特別在欠薪糾紛中,更受被欠薪者的‘青睞’。”從勞動爭議調解工作室出來,鄭殿國心里很有成就感。
 
  近年來,廣東民商事案件快速增長,特別是勞動關系糾紛呈現日益多元化趨勢。如何解決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糾紛解決需求與社會解紛資源不平衡、糾紛解決機制發展不充分之間的矛盾?如何發揮“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的重要作用?這已是擺在廣東法院面前的一道“必答題”。
 
  曾在佛山某衛浴銷售公司打工的廖阿姨,工作期間不小心受了傷,按理說,工傷賠償本就該由公司出,但就賠償這事,一直耗了大半年也沒下文。
 
  一審判決下來,廖阿姨不服,要打二審。剛到二審法院的立案窗口,廖阿姨就被“攔”了下來。攔下她的,是佛山市中級人民法院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的駐點律師。
 
  不承想,一番調解,煩心許久的糾紛如愿解決了。“這調解室真是高效,不然這錢哪能這么快拿回來。”拿到賠償款的廖阿姨,心里喜滋滋。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李忠銘告訴記者,“訴調對接工作室發揮了律師的專業特長,讓勞動者不經訴訟程序就獲得法律服務,法院的參與更是為調解合法性裝上了保險鎖。”
 
  早在2016年10月,廣東高院就與省總工會探索由工會委派專業律師駐點法院調解勞動爭議的新機制,并聯合出臺了配套制度。而全省首批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正是落戶在佛山兩級法院。
 
  廣州的許文華律師,如今也是一名專職調解律師。調解廣州中院的一單因工死亡補助金賠償引發的勞動爭議案件,僅僅用了半個小時。
 
  糾紛快速解決,雙方當事人滿意,讓許文華很是感觸,“以前與用人單位協調,即便法理依據充分,協調難度也很大。”這次代表工會調解,一上午就調解了兩起。
 
  2017年11月,廣東高院將佛山試點經驗推廣至珠三角廣州、深圳等多家法院。2018年3月,還會同省總工會、省企業聯合會等單位,為暢通爭議多元化處理渠道、提升爭議處理能力等方面出臺文件。
 
  廣東省總工會副主席張振飚表示,調解工作室為工會更好地維護勞動者權益提供了權威有效的平臺,相當于為勞動爭議化解按下了“快進鍵”。
 
  將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
 
  想起上個月工人們離開時的笑容,懷集縣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長梁雁飛心里一直覺得欣慰。
 
  在肇慶市冷坑鎮一家工地干活的老李,賺的本是辛苦錢,可到頭來,老板卻連工資都發不出。工人們鬧了幾次,老板話說得漂亮,就是見不到錢。
 
  一氣之下,工人們“押”著老板到懷集法院,要法院主持公道。
 
  在征得當事人同意后,梁雁飛決定通過訴調對接快速化解糾紛。一個上午,梁雁飛和調解員分兩頭跟雙方溝通協商,工地老板最終同意分期支付,并簽了調解協議。
 
  “要不是法院,我們可就真白干了!”司法確認文書在手,老李和其他工人心里踏實了。
 
  勞動爭議案件往往看似簡單,有的標的也不大,但存在“人數眾多、類型復雜、善后不易”等特點,處理不當不僅影響經濟發展,還可能引發社會不穩定。
 
  李忠銘坦言,“法院+工會”的調解模式,避免了很多勞動糾紛進入實體審理和強制執行程序,既節省司法資源,又化解社會矛盾。
 
  跟懷集法院一樣,珠海市香洲區人民法院也處理過類似的集體勞資糾紛。
 
  珠海森華制衣廠近200名員工聚集到法院,要求廠方解決拖欠住房公積金問題。但訴求不歸法院管轄范圍,解釋說了不少,但員工就是圍在立案大廳不走。
 
  最后還是工會安排工作人員介入,同時通知轄區鎮街相關部門,對員工們進行疏導。晚上11點,員工與廠方達成共識,廠方補繳公積金,員工們仍舊回崗工作。
 
  “部分簡單案件,只要當事人得到正確的法律指引,糾紛往往就能迎刃而解。”如何在源頭上解決糾紛,身為專職調解律師的徐訓培有發言權。
 
  將勞資糾紛化解端口前移、推動社會治理重心向基層下移、最大限度地將矛盾化解在萌芽狀態、及時修復勞資雙方的勞動關系……廣東法院把非訴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為民營企業安心創業營造了安全穩定的營商環境。
 
  廣東省企業聯合會副會長楊連盛評價:“這是廣東法院加強社會綜合治理的新實踐、新樣板。”
 
  軟硬件全面提升
 
  東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鄧劍鋒法官,不久前遇到一宗棘手的跨境勞動爭議糾紛。爭議得以解決,“國際爭議解決及風險管理協會”駐東莞聯絡主任郭慧芳起了大作用。
 
  香港籍的簡女士被東莞一家企業聘用,勞動合同簽了中英文兩個版本。到月發工資,簡女士發現工資“縮水”了。問題出在合同上,英文版合同約定的是稅后凈工資,中文版約定的則是稅前。
 
  案子不難判,但調解效果最佳。為了增加簡女士的安全感,工會請來了郭慧芳。調解采取視頻方式,但一開始雙方各不讓步,調解多次出現僵局。好在郭慧芳都能穩住局面,才使得雙方最終握手言和。
 
  “沒有郭慧芳這樣經驗豐富的調解員,調解哪會這么順利。”事后鄧劍鋒告訴記者。
 
  據了解,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市總工會聯合設立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并在全省率先探索“調裁審”一體化機制。2018年該市法院、工會、勞動仲裁機構等共受理各類勞資糾紛56867件,最終進入訴訟程序的僅5540件。
 
  經過近兩年半的實踐探索,廣東“法院+工會”訴調對接工作呈現良性發展態勢,各地創新“百花齊放”。
 
  ——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搭建勞動爭議訴調對接工作室,建立多方聯動平臺,搭建案件數據共享平臺;
 
  ——深圳法院借助科技創新做到在線司法確認,用“一鍵”轉訴立案和自動識別、繁簡分流,打通法院、工會和勞動仲裁的信息鏈路;
 
  ——佛山中院實現“法院+工會”雙級聯動,打造全程調解模式。
 
  據統計,自從借助工會組織化解勞動爭議以來,截至今年2月底,廣東法院共計移送訴調對接平臺調解案件70869宗,調解成功46136宗,調解率達65.1%。
 
  廣東高院常務副院長鐘健平表示,“下一步,廣東法院將繼續探索‘法院+工會’的糾紛解決機制,并在全省鋪開,為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提供司法服務保障。”

法制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 湘ICP備06004949號 網站維護:湖南法制網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彩15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