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世界 從這里開始 湖南法制網-湖南法制綜合網

呵護少年的你 不再讓校園霸凌肆意妄為

2019-10-29 23:39 網絡整理

2019年10月29日 星期二

  往期回顧   中青報系    

呵護少年的你 不再讓校園霸凌肆意妄為

土土絨  來源:中國青年報  ( 2019年10月29日   02 版)

影片《少年的你》熱映,把校園霸凌這個話題再次推向公眾面前。在影片中,女主陳念的好友胡小蝶因為被霸凌而自殺,陳念則被侮辱毆打,壓抑而沉重的氣氛,讓人全程揪心。

遺憾的是,類似情節不僅存在于影視作品中,現實生活中校園霸凌的嚴重程度,絲毫不“遜色”于影片的描述。今年7月,江蘇宜興一女生在公園里被一群女生瘋狂扇耳光,且被逼下跪,挨個喊“×爸爸,我錯了”。其中一名施暴者還肆無忌憚地叫囂:報警也沒有用,警察找不到我。今年4月,甘肅隴西一初中生被5名學生強行毆打致重傷,送醫院搶救無效后死亡……

媒體曝出的每一起校園霸凌事件,都讓人痛心。惡毒辱罵、暴力毆打甚至重傷死亡以霸凌之名,如陰云般籠罩在校園上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校園暴力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校園暴力案件中,高達11.59%的案件導致受害人死亡。怎樣才能遏制這些校園惡行?

這幾年,民間和學界都有很高的呼聲,要求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從重從嚴打擊校園暴力。這固然是一個思路。但是,作為一名家長,筆者更關注的則是,在嚴重的暴力傷害事故發生之前,那些輕微的疑似霸凌行為有沒有得到妥當的處理?

“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這是企業管理領域著名的海恩法則。在校園霸凌問題上恐怕也同樣如此。“大惡”從來都不是突然出現,毫無先兆的,而是由無數的“小惡”累積、發展而來。假如學生之間輕微的越軌行為就能及時得到批評、矯正的話,更嚴重的暴力傷害事件可能就不會發生,也就根本無需訴諸法律了。而假如學生之間的每一次惡言相向、私下勒索都被忽視,都受不到應有的告誡和懲罰,受害者會愈加無助,施暴者會更加囂張,校園霸凌就會發展到難以控制的程度。

在《少年的你》中,一開始魏萊對胡小蝶冷嘲熱諷,或者無意撞一下、打一下,看似并不嚴重,但是,因為所有人的視而不見,這些“微霸凌”行為實際上是被縱容,甚至是被鼓勵的。正是這種縱容,把胡小蝶逼向了絕望的深淵。也正因為此,陳念才說出:“你們所有人,都是兇手。”

在甘肅隴西的初中生被打身亡事件中,被害者母親曾說:“當時學生不敢向老師報告,事后無人報警,孩子強忍著傷痛走到辦公室向老師報告。”為什么學生對同學被打視而不見?為什么對暴力行為無動于衷?

當然,這里并不是要把板子打在旁觀學生身上。對于校園安全,學校管理者和老師應該負有更大的責任。他們是規則的制定者和執行者,他們的態度決定著校園風氣。

在這方面,有關部門也在不斷調查研究,探索著有效的解決方案。這幾天,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舉行分組會議,審議《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草案)》、《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訂草案)》。這次提請審議的修訂草案,首次提出學校要建立欺凌防控制度,全流程把控風險。修訂草案還規定了發現未成年人受侵害時強制報告制度,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從業人員的準入資格等。這些都是直面問題、“接地氣”的治理措施。

大量案件表明,未成年人實施犯罪行為之前,大多有不良行為或違法行為。不能總是等到流血了、出人命了,才想到嚴懲,事實上那已經為時過晚。在出現暴力傾向的時候,就要對這些“微霸凌”行為及時干預,對這部分學生進行重點幫教和懲戒,才能真正控制校園霸凌的發展。這是對受害者的負責,也是對施暴者的負責。

與其在新聞里扼腕嘆息,不如從現在起,就重視起那些被忽視的“同學之間的小摩擦”,不再給校園霸凌這個惡魔壯大的機會。

土土絨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10月29日 02 版

版權聲明:凡本網文章下標注有版權聲明的均為中青在線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使用。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如需授權,點擊

返回目錄   下一篇

法制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轉載 湘ICP備06004949號 網站維護:湖南法制網 刪稿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福彩15选5中奖规则